但简略的法律条文过于抽象,并不足以应对现实中的“花样翻新”。从现实情况来看,的确也有对强制医疗决定程序加强监督的必要。

人们关心巴菲特,往往出于两种心态:一种是跟随他的投资策略——2018年投资了什么,赚了还是亏了?2019年市场会好吗,应该会投资什么?另一种则是试图弄明白,如何像巴菲特一样,构建自己的资产王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