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华早报记者:有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债务风险的。今年预期经济增长放缓,有些说法认为监管当局对于这方面的债务,比如影子银行,或者是地方债、房地产债务监管力度会减弱,请问银保监会的看法,谢谢。

王兆星在上述发布会上指出,从结构来讲,增长还是比较合理的。在整个的新增贷款中,更多的是投放到了基础设施贷款,工程制造贷款也有很多的恢复,小微企业贷款、个人消费贷款也增长较多,房地产贷款和个人按揭贷款下降了10多个百分点,结构合理,贷款更多投入到实体经济中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