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绪或者说信心的变化是决定市场底部波动的核心因素。从本轮行情的表现来看,涨得多的品种主要有两类,一类是业绩利空出尽后的超跌反弹,一类是游资带动的题材投机。而多数个股的反弹属于合理的估值修复。除了流动性宽松,中美贸易缓和的预期也是助推本轮修复行情的关键因素,而随着这些预期不断被市场消化,在没有基本面支撑的背景下,情绪的边际决定了市场修复的高度有限。

ROE也是奥巴马最为看重的一项财务指标。曾经,在被问及如果非要用一个财务指标来选股的话,会选择什么时,奥巴马的回答看企业,我最看重的是ROE指标,能维持高ROE特性的股票,才是我最终的选择标的。